灵芝的抗病毒作用【北大教授林志彬采访】

灵芝的抗病毒作用【北大教授林志彬采访】

  • SINOSCI

病毒是什么?

1962年,一种名为碘苷的药物的出现,标志着第一种西药抗病毒药物的产生,是抗病毒历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

早期的病毒性传染病主要有天花、脊髓灰质炎、麻疹、和乙型脑炎等,这些疾病的发病率已日趋减少。1980年世界卫生组织(WHO)宣布全球消灭天花。但是新的病毒不断被发现,有的甚至暴发流行;而老的病毒性疾病又时有起伏,潜在威胁严重。对人有致病性的病毒达1200多种,近年来发病率最高、危害性最大的是人免疫缺陷病毒(HIV)所致的艾滋病(AIDS),乙型肝炎病毒(HBV)引起的乙型病毒性肝炎和2020年以来爆发全球的新型冠状病毒(Covid-19)。

2003年由一种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严重急性呼吸道综合征(SARS),波及全球32个国家和地区,可以说是人类的一场大灾难,2004年初发生的禽流感同样给人们带来了很大威胁。这些突如其来的疾病给人类以灾难和警示,提醒人们对于病毒感染性疾病仅仅做到治疗还远远不够,重点应该在预防,防患于未然,从源头上切断病毒感染性疾病。

病毒属于微生物,比细菌还小,没有细胞结构,只能够在活细胞中增殖,是由蛋白质和核酸组成的,需要在电子显微镜下才能够看到。病毒是通过复制来进行繁殖的,可以利用宿主的细胞系统进行自我复制,但是没有办法独立生长和复制,是一种介于生物与非生物的原始的生命体。病毒的感染能力比较强,可以感染所有的具有细胞的生命体。

根据病毒的形状,可以分为冠状病毒、轮状病毒、杆状病毒等。

 症状

病毒感染一般症状主要有发热、头痛、咳嗽等全身中毒症状及病毒寄主和侵袭组织器官导致炎症损伤而引起的局部症状(腹泻、皮疹、肝脏功能损伤等)。根据病毒的不同产生症状不同,有些病毒还会使心肌受到损伤,引起病毒性心肌炎。

 类型

病毒感染的类型有两种,多数为隐性感染(亚临床感染),少数为显性感染。显性感染可分急性感染和持续性感染两型:

急性感染—发病急,进展快,病程一般为数日至数周。除少数在急性期死亡及发生后遗症者外,多数病例最终以组织器官中病毒被清除而痊愈。

持续性感染—病毒长期存在于寄主体内,可达数月至数年,造成慢性持续性感染,又可分以下3型:

①潜伏性感染。

当病毒与人体免疫力处于相对平衡状态时,病毒可长期潜伏在人体组织内,不引起症状。一旦人体免疫力降低,病毒可重新繁殖而引起症状。例如单纯疱疹病毒、EB病毒和水痘-带状疱疹病毒引起的潜伏性感染。

②慢性感染。

病毒长期存在人体组织器官中,造成慢性持续性病变,如乙型肝炎病毒引起的慢性乙型肝炎。

③慢病毒感染。

潜伏期长,可达数年,病变逐渐发展,最后导致死亡。

 

 灵芝如何发挥抗病毒作用?

比较公认的说法是灵芝通过增强机体免疫力,间接地抑制病毒入侵人体和在体内增殖、破坏。灵芝还可通过其抗氧化清除自由基作用,减轻病毒引起的炎症及肺、心、肝、肾等重要器官的损伤,预防或减轻症状。此外,自上世纪80年代起陆续有研究报道指出,灵芝特别是其所含三萜类化合物对多种病毒有抑制作用。

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以下简称“新冠肺炎”)仍在流行,并已蔓延全球。防控疫情、救治患者、结束疫情,是全社会共同的期望和责任。从各种媒体的报道中得知许多灵芝生产企业向疫区和赴鄂医疗队捐赠防疫物资和灵芝产品,希望灵芝能助力防治新冠状病毒肺炎,保护医生和患者。

新冠疫情的元凶

这次疫情的元凶是2019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2),在没有抗新冠状病毒特效药和疫苗之前,最原始也是最有效的办法就是检疫隔离病人,进行对症治疗和支持治疗,并且增强免疫,防止病毒感染对机体重要器官组织的损伤,最终战胜疫病。对于易感人群,增强免疫力有助于抵抗病毒的侵袭。另外,医药学界还尝试从已有的抗病毒药物中寻找能对抗此新病毒的药物,网路上传闻很多,是否有效,尚待临床验证。

 灵芝-抗病毒

灵芝(赤芝和紫芝)是《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典》(一部)收载的法定中药材,其功能主治为:“补气安神,止咳平喘。用于心神不宁,失眠心悸,肺虚咳喘,虚劳短气,不思饮食”。已有百余种灵芝类药物经批准上市用于防病治病。

现代药理研究证明,灵芝可增强免疫功能,抗疲劳,改善睡眠,抗氧化清除自由基损伤,保护心、脑、肺、肝、肾等药理作用。临床已用于治疗或辅助治疗慢性支气管炎、反复呼吸道感染、哮喘等多种疾病。

灵芝通过增强机体免疫力,间接地抑制病毒入侵人体和在体内增殖、破坏。

其一就是灵芝能增强机体的非特异性免疫功能,例如促进树突细胞的增殖、分化及其功能,增强单核巨噬细胞与自然杀伤细胞的吞噬活性,阻挡病毒和细菌入侵人体。

其二,灵芝能增强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功能,例如促进免疫球蛋白(抗体)IgM、IgG生成,增加T淋巴细胞和B淋巴细胞的增殖反应,促进细胞因子白介素-1(IL-1)、白介素-2(IL-2)和干扰素γ(IFN-γ)产生等。

体液免疫和细胞免疫功能构成人体抵抗病毒、细菌感染的纵深防线,能锁定特定目标,进一步防御和消灭侵入体内的病毒和细菌。在各种原因造成免疫功能低下时,灵芝还能改善低下的免疫功能。

另外,灵芝还可通过其抗氧化清除自由基作用,减轻病毒引起的炎症及肺、心、肝、肾等重要器官的损伤,预防或减轻症状。

自上世纪80年代起,就陆续有关于灵芝抗病毒作用的研究报道。这些研究大多采用病毒感染体外培养的细胞模型,其中个别研究也采用了病毒感染的动物模型观察灵芝的抗病毒作用。

抗流感病毒

朱宇同等(1998)发现,平盖灵芝(G. applanatum)提取物(水煎剂或冷浸液)灌胃或腹腔注射给药,可显著增加流感病毒FM1株感染小鼠的存活率和存活时间,有较好的保护作用。

Mothana RA等(2003)发现,从欧洲产G. pfeifferi提取纯化的灵芝二醇(ganodermadiol)、赤芝二醇(lucidadiol)和树舌环氧酸G(applanoxidic acid G)对甲型流感病毒和单纯疱疹病毒1型(HSV-1)具有抗病毒活性。灵芝二醇保护MDCK细胞(来源于犬肾的上皮样细胞)抗甲型流感病毒感染的ED50为0.22 mmol/L。保护Vero细胞(非洲绿猴肾细胞)抗HSV-1感染的ED50(50%有效浓度)为0.068 mmol/L。赤芝二醇和树舌环氧酸G抗甲型流感病毒感染的ED50分别为0.22 mmol/L和0.19 mmol/L。

 

 总结与感悟

以上研究结果指出,灵芝特别是其所含三萜类化合物对多种病毒有抑制作用,初步分析其抗病毒感染的机制涉及:抑制病毒对细胞的吸附或穿透细胞,抑制病毒早期抗原的活化,抑制病毒在细胞内合成所需的一些酶的活性,阻碍病毒DNA或RNA复制等,但对细胞无毒性,并与已知抗病毒药联合有协同作用。这些结果为进一步研究灵芝三萜类的抗病毒作用提供了证据。

回顾已有的灵芝防治病毒性疾病的临床疗效,除灵芝防治乙型肝炎可见乙型肝炎病毒标志物(HBsAg、HBeAg、抗-HBc)转阴外,其余如灵芝联合抗病毒药治疗带状疱疹、尖锐湿疣和艾滋病均无其在病人体内直接抑制病毒的证据,其对病毒性疾病的临床疗效可能主要与灵芝的免疫调节作用、抗氧化清除自由基作用,以及对器官组织损伤的保护作用有关。

 

参考文献

Nakarin Suwannarach, et al. Natural Bioactive Compounds from Fungi as Potential Candidates for Protease Inhibitors and Immunomodulators to Apply for Coronaviruses. Molecules. 2020; 25(8):1800.

 

Leave a comment

Please note, comments must be approved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

English
English